【第一财经】阎海峰、万倩雯:高水平开放,上海自贸区临港新片区还能做什么?

近日,华东理工大学副校长、临港-华东理工大学自贸区创新研究院院长阎海峰与华东理工大学商学院博士后万倩雯二人共同撰写评论文章《高水平开放,上海自贸区临港新片区还能做什么?》,并在《第一财经》发表。以下是文章内容:


新冠疫情对全球供应链带来的巨大冲击,以及国际形势正在发生的深刻演化,恐将根本改变此前的全球化模式,通过区域性全球化加强合作、推动经济一体化或成为未来的新模式。因此,作为全国实施高水平开放的桥头堡与试验田,上海自贸区临港新片区如何进一步对标《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和《美墨加三国协议》(USMCA)等区域性国际高水平经贸规则,探索构建“更高水平开放型经济新体制”,拓展推进规则、规制、管理、标准等制度型开放,对于实现高水平开放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


当前,临港新片区已经初步搭建了“五自由一便利”为核心的制度型开放体系框架,并通过《关于支持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临港新片区自主发展自主改革自主创新的若干意见》及《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临港新片区条例》等文件、法规,进一步保障了新片区更大的自主管理权限、给予市场主体更稳定的预期、为新片区深化改革创新提供有力的法治保障,在制度型开放之路上迈出了有力的步伐。那么,对标RCEP、CPTPP和USMCA等区域性国际经贸规则,临港新片区的制度创新还有哪些进一步创新的空间?突破口在哪里?接下来还可以继续做些什么?这些问题值得进一步深思细究,为建设国际高水平自贸区做进一步探索、试验,积累可推广、可复制的经验。


进一步创新的空间


自挂牌成立以来,临港新片区已经在投资自由、贸易与运输自由、资金自由、人员从业自由、争端解决等方面进行了全面制度升级。在投资自由上,全国首个合资理财公司——汇华理财有限公司落户临港新片区,积极探索在电信、科技、教育、卫生等领域放宽外资持股比例;在贸易与运输自由上,全国唯一的洋山特殊综合保税区挂牌运行,实行“六特”的全新海关监管机制,采用特殊的申报模式、特殊的贸易管制模式、特殊的区内管理模式、特殊的统计制度、特殊的信息化管理模式、特殊的协同管理模式;在资金自由方面,人民银行、银保监会、证监会、国家外汇局、上海市政府联合发布“金融30条”,赋予临港新片区金融先行先试权限,同时启动建设“滴水湖金融湾”,吸引瑞信方正证券等多家有影响力的中外机构入驻;在人员从业自由上,外籍高层次人才直接申办永居新机制、外籍人才最长可办理5年居留许可等措施相继出台;在争端解决方面,目前临港新片区是全国唯一一个境外仲裁机构可以设立业务机构的区域。


同时,我们也需要看到,相较旧有经贸规则,以CPTPP、USMCA等为代表的国际高水平经贸规则,也在发生复杂而深刻的变化。首先,国际高水平经贸规则更强调公平性。在投资等领域,CPTPP及USMCA均采取负面清单模式。其次,国际高水平经贸规则设定了更严格的标准。以劳工为例,CPTPP及USMCA要求成员国通过国内法律保证履行《国际劳工组织关于工作中基本原则和权利宣言》核心标准的义务,将国际贸易与劳工标准相挂钩,以此加强劳动权利的可执行性。最后,国际高水平经贸规则的覆盖范围更加广泛。众多规则措施由“边境上”向竞争中性等“边境内”转移。简而言之,以CPTPP、USMCA等为代表的国际高水平经贸规则在投资、贸易与运输、资金、劳工、争端解决、数字贸易、国有企业和指定垄断、监管一致性等方面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对照代表临港新片区最新进展的2022年发布的《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临港新片区条例》与现有国际高水平经贸规则,临港新片区虽然已经在投资自由、贸易与运输自由、资金自由、人员从业自由、争端解决方面取得了很大进展,但在数字贸易、监管一致性、国有企业和指定垄断、劳工保障等方面,还有进一步创新发展的空间。从现实情况看,除对国有企业和指定垄断仅有建议权外,新片区在数字贸易、监管一致性以及人才保障方面仍可有所作为。


创新的突破口


目前,新片区已经在上述三个方面形成了大致规划并做出具体努力。在数字贸易方面,2022年初,《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临港新片区数字化发展“十四五”规划》发布,提出“至2025年,临港新片区将形成比较成熟的数字化发展制度安排,初步建成全球领先的国际数据港,初步建成‘国际数字之都’示范先行区”。在监管一致性方面,2021年初,《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临港新片区管理委员会2021年深化“放管服”改革和优化营商环境工作要点》发布,旨在打造“放管服”改革引领区,推动业务流程革命性再造、推动一体化平台综合性赋能、推动办事体验持续性升级,探索“特斯拉模式”常态化。在人才保障方面,2022年初,新片区启动了全国首个片区性人才企业年金计划,其最大的突破在于将企业年金的发起主体由企业变为片区,通过给予人才个人账户资金激励、优化设计个人缴费梯度差、完善权益归属和基金管理机制等,推动实现临港企业“打工人”成为临港事业“合伙人”。


接下来,对照高水平国际经贸规则,临港新片区在数字贸易、监管一致性以及劳工保障方面还可以进一步加大制度创新力度。


在数字贸易领域,可通过构建“数字贸易示范区”(下称“示范区”)与“数字贸易枢纽港”开展压力测试,为建设全球领先的国际数据港奠定基础。CPTPP第14章构建了高水平的电子商务和数字贸易国际规则,包含18个条款。同时第9章(投资)、第10章(跨境服务贸易)和第11章(金融服务)相关义务、例外特别是附件Ⅱ《投资和跨境服务不符措施清单》和附件Ⅲ《金融服务不符措施清单》,也适用于电子商务和数字贸易章节或其部分重要义务。涉及条款通过对国内电子交易框架、电子签名和电子认证、线上消费者保护、个人信息保护、非应邀商业电子信息进行规定,致力于增强市场对电子商务和数字贸易的信心;与此同时,也通过对海关关税、数字产品和服务的非歧视性待遇、无纸贸易、电子商务网络的接入和使用原则、通过电子商方式跨境传输信息进行规定,减少不必要的壁垒。对标这些条款,临港新片区可以通过设立示范区,在规制、基础设施及文化方面进行更大程度的压力测试。规制层面,新片区可以通过参照经济特区出台关税等数据跨境流动方面的特殊政策,推广对数字产品和服务的非歧视待遇等;在基础设施层面,新片区可以在示范区内加强数字基础设施建设,推动无纸贸易等方式促进数字要素流动;在文化层面,新片区可在示范区开发引进国内外龙头数字贸易企业,以此带动文化氛围营造。


在监管一致性方面,可在“放管服”改革引领区框架下,结合最佳实践深化“放管服”。CPTPP第25章重点阐述了其对监管一致性的要求,主要诉求在于实施核心的良好监管实践,助力实现缔约方的目标。作为提升政府治理体系现代化水平的重要举措,“放管服”改革极大提升了行政便利化水平,促进了竞争公平性的增强。对标CPTPP,新片区可以基于已有最佳实践深化“放管服”。从签约到投产只花了17个月的特斯拉,以及从拿地到开工实现“五天四证”的新奥小燃机项目,都是临港新片区在“放管服”改革下的最佳实践。如何将最佳实践常态化,可以成为未来新片区在监管一致性方面进一步努力探索的焦点。目前,新片区已经推出一体化信息管理服务平台2.0版,使其在有效监管的基础上可以更加“自由”。在未来的服务平台升级中,新片区可以基于一体化信息管理服务平台拓展“全程网办”服务领域,推进“综合窗口”改革,也应打造更多“一站式”服务品牌,拓展企业专属网页功能等,从提升“一网通办”能级层面深化“放管服”改革。


在劳工保障方面,可尝试借鉴越南《劳动法》就临港新片区劳工保障进行定向调整与改革。CPTPP第19章对缔约国劳工的基本与一般权利进行了规定。其特点在于:由于最初的缔约国都是国际劳工组织(ILO)成员国,CPTPP强调承诺劳工权益,并期望通过共同的劳工条款,就缔约国的劳工法与ILO的核心劳工公约搭建直接桥梁。因此,对标国际高水平经贸规则,就《劳动法》进行定向的调整与改革,是新片区下一步可尝试的方向。而在对《劳动法》进行调整的过程中,越南的《劳动法》修订案可以作为临港新片区的重要借鉴。2019年,CPTPP正式在越南生效,是其融入国际一体化政策的重要举措。其中,有一点非常值得注意,即越南在工会制度上的改革,在推动越南向高水平经贸规则看齐上起到了重要作用。CPTPP规定了八项公约,在加入前,越南已经批准了其中六项。2019年11月,为了践行加入CPTPP时的承诺,越南国会通过了《劳动法》修订案,新增了“允许成立独立于越南总工会及其下属工会组织以外的劳动者自己的工会组织”“政府不干涉企业的薪酬制度”等条款。修订案的通过是越南在CPTPP压力下对有关劳工权利的制度进行改革的第一步。新片区可借鉴越南《劳动法》修订,针对区内企业进行定向改革。


相信通过设立“数字贸易示范区”、深化“放管服”改革、就劳动法进行针对性调整,临港新片区能够在对标国际高水平经贸规则的基础上,结合自身制度优势与国内外前沿理念实践,深入推动高水平开放。


来源:第一财经 | 2022-06-27 | 评论 | 作者:阎海峰、万倩雯

链接:https://www.yicai.com/news/101456969.html